杨幂与欢瑞世纪爱恨未清,仍拖欠2550万欠款至今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浮萍,36氪经授权发布。

“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存在被冻结或平仓的风险。如发生违约处置风险,公司实际控制人对上述已到期的质押股份没有履约或追加担保的能力。”

这是出现在欢瑞世纪公告里面的一句话。在面对深交所关于控股股东质押问题的问询时,欢瑞世纪坦诚公司现在面临着巨大的质押回购压力,并且没有足够的能力解决目前的质押困局。

截至到6月10日,欢瑞世纪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股份的累积数量为 2.8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 98.50%,占本公司总股份的 29.10%。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到期的质押股份数量为 2.29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 79.04%,占公司总股本的23.35%。

在电影公司集体挣扎在破产边缘之际,电视剧公司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即使头部公司如欢瑞世纪这样的,也因为早年种种不规范资本操作而深陷其中,质押危机、应收账款危机、存货危机,一波一波袭来。

最终的结局会怎么样,欢瑞世纪能撑得过去吗,还是会像慈文传媒、唐德影视那样卖身国企?

《天下长安》4.41亿元应收账款成难题

监管部门的问询函,主要关注的是欢瑞世纪应收账款的问题,这也是电视剧公司的顽疾,因为主要客户是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因此存在着很大的催收难题。

资料显示截止2019年底,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为12.63亿元,占2019年营业收入的 233.89%,占公司总资产的 35.58%,两项比例远远高于华策影视、慈文传媒和唐德影视等行业可比的同类公司。

应收账款最大的依然是《天才长安》,这一部邀请张涵予主演的历史大剧,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期播出。截至报告期末,《天下长安》应收账款余额 4.41 亿元,坏账准备期末余额为 1.82 亿元(其中本期计提 0.96 亿元)。

《天才长安》有一个非常诡异的操作,就是和一般的影视作品直接卖给电视台或者视频网站不同,欢瑞世纪以3.26亿元的价格把这部电视剧卖给了东阳嗨乐影视娱乐有限公司控股的子公司霍尔果斯萌贝尔影视,一家同样十分诡异的影视剧公司。

这曾被质疑是欢瑞世纪存在突击确认或跨期确认收入以增厚业绩的情况。因为当年的2017年前三季度欢瑞世纪的净利润才1909.97万元,在四季度通过确认《天才长安》在内的多部剧集的版权收入,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至4.22亿元,顺利完成借壳时的业绩承诺。

现在电视剧迟迟不能顺利播出,连会计师事务所都没有办法确定这4.41亿元到底能不能收回,所以不论是在年报的表述中还是问询函的答复中,审计单位都提出了保留意见,言下之意是对于欢瑞世纪应收账款的回收真实性持保留意见。

杨幂2550万元佣金欠款至今未还,已全额计提损失

文娱商业观察在应收账款的名单中意外发现了杨幂的身影。

资料显示,上海轩叙文化交流中心(普通合伙)有一笔2550万元的应收账款,时间超过3年以上,具体应收款形成的原因是演艺人员固定佣金,欢瑞世纪已经对该笔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损失。

天眼查资料显示,轩叙文化成立于2012年,控股股东是张秋东,此人是嘉行传媒杨幂、曾嘉团队的重要一员,杨幂、曾嘉也曾在2012年成立之时就入股轩叙文化,直到2016年二人才退出。

因此基本上可以断定,轩叙文化这笔2550万元的演艺人员固定佣金应收账款就是杨幂与欢瑞之间的经纪往来款,这也非常符合杨幂和欢瑞世纪经纪约合作的时间线。

欢瑞影视与上海轩叙在 2013 年签署的《演艺人员委托代理协议》约定,欢瑞影视每年向上海轩叙收取演艺人员固定佣金,2013年的固定佣金为1000万,2014年的固定佣金为1700万元。

而杨幂正好于2013年将经纪约转入到欢瑞世纪旗下,以艺人工作室的形式签约,并首次以制片人的身份参与了电视剧《微时代之恋》。如今杨幂和其经纪人曾嘉共同成立的嘉行传媒,前身便是杨幂的个人工作室,而后陆续签约迪丽热巴等明星、参与影视项目投资而发展壮大的。

2019年年报中应收账款超过3年意味着这笔款项至少从2016年就没有收回,与杨幂离开欢瑞世纪的时间点也非常吻合。

2011年11月4日,杨幂和曾嘉两人以1.2元/股的价格分别购入欢瑞世纪30万股和50万股,成为欢瑞世纪的明星股东之一,其后的2014年6月杨幂又以25.35元/股购入欢瑞世纪20万股。

至此杨幂和其经纪人曾嘉分别持股50万股,占欢瑞世纪股权比例为0.46%。对于杨幂来说,在其走红的道路上欢瑞世纪也贡献了部分力量。当年捧红杨幂的《古剑奇谭》正是欢瑞世纪出品的作品。

但是在2015年3月欢瑞世纪借壳泰亚失败后,7月份杨幂和曾嘉就悉数清空了欢瑞世纪的50万股票,并将经纪约从欢瑞世纪转出,两人转而合作成立了嘉行传媒,成为市场上备受关注的新锐影视公司,新公司估值一度达到50亿元。

一边是杨幂和其经纪人曾嘉创立新公司事业蒸蒸日上,另一边是欢瑞世纪因无法收回杨幂的经纪佣金,而欢瑞世纪为了填空这笔账款,采用虚构收回应收款项以少计提坏账准备,遭到证监会处罚。

4年4次问询,欢瑞世纪公司治理存在极大问题

欢瑞世纪的好运似乎只用在了借壳顺利过会这一件事情上了,自此之后的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连续4年年报遭到深圳交易所的问询,监管层所关注的问题是非常具有针对性的,直指欢瑞世纪上市公司治理层面的规范性问题。

每次问询过后欢瑞世纪也都会在年报中做出诸多更新,对一些细节问题补充说明,这意味着欢瑞世纪即使上市了,也没有摆脱影视公司惯有的江湖气息,对于公司的内控和对外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最新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焦点,除了应收账款、股东质押危机之外,还重点关注了欢瑞世纪的影视剧售而未播的问题。

资料显示欢瑞世纪2018年实现销售的5部影视剧中仍有《封神之天启》《盗墓笔记2》两部主控电视剧未能播出;而2019年5部电视剧《青云之琉璃》《漫长的告别》《我在北京等你》《长安诺》《盗墓笔记2》中,仅有《我在北京等你》实现了播出。

这些虽然销售但没播出的剧集很可能因为无法播出而给欢瑞世纪带来巨大的坏账损失。以《封神之天启》为例,欢瑞世纪和腾讯视频方面约定如果截至 2020年10月31日,《封神之天启》仍无法上线播出,腾讯视频有权利退片,届时欢瑞的损失将会更加严重。

售而未播的作品,加上《天下长安》《江山永乐》《鬼吹灯》等悬而未决的项目难题,欢瑞世纪要如何挺过2020年?

上一篇:有钱就放到余额宝里的人,这习惯恐怕要改一改
下一篇:最前线 | 虎牙逆市大涨逾7%,消息面传虎牙、斗鱼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